Lisete

咸鱼进行时。

【晏赛】搬历史,捞旧

下回来了,近期或许等我通了守夜人会复建

目前是捞旧存档,内含两篇

一篇假车,一篇不知道是啥的玩意儿

小学生文笔,性格把握不准当。



(假车


赛斯喝醉酒之后就会变得很麻烦。

无论是醉醺着嬉皮笑脸的粘过来,还是毫不避讳的吐着酒气勾肩搭背,就连是最平常不过的动作都变得十分麻烦。

意识已经开始不清不楚了,甚至做出了更为大胆的举动。

晏华不能说是有,但的确对于接吻这档子事并不能说是太过熟练。

特别是在和同性而言。

唇齿相应接受全部柔软,舌尖探出宣告权势般突破防线攻进里去。一向在情场中灵活变换的神官显得更有经验,豪不给他反应的空当,粗暴而又强行的夺回主导权位。

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情况的。

甚至被抬手松垮的环住了颈部,晏华的思绪依旧没有被眼前事情影响而飞速运转着寻找原委。

"哼嗯-..华~仔~?"

他能明确感受到面前镜片后面双眼的视线,言语带着长腻的尾音宛如方才才从睡梦中醒来的白猫一般,所有想要思索原委的思想被这一句利弹尽数碎了个干净。晏华能看出赛斯的不满意,毛绒的脑袋拱了过来,埋去他的颈子里。作俑着蹭了两蹭,逐后便张口探出先前纠缠的舌面舔下一道,就顺着晏华脖颈的轮廓线。


赛斯喝醉酒之后,就会变的相当的麻烦。


第二天早上头部略微的刺痛很清楚的提醒了晏华前一晚到底喝了多少,本就难以缓和的痛感又因清醒过来的赛斯一声响亮的哀嚎更加头痛欲裂。

晏华锁紧着眉头看过去,一向随性的神官此刻却像个小姑娘般把自个儿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他眨了眨眼对上晏华视线后一怔,继而又向后缩了缩,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惊恐的不行。

惨了,完蛋了,作大法了,这月绝对没有烟酒钱了。

他苦着脸想。

赛斯并不怕床事,他总是摆出一种只要是合胃口的女性都没问题的架势,嬉笑着脸就上去搭讪邀请。虽说是男性并没有太多的结缔,无论上下都可以胜任,最坏的情况就是权当喝醉了被狗咬了一口后腰。但,现在目前的情况,发生性事的对象的后果怎么想都太可怕了!

且不说是熟识多年的搭档,这可是出了名的威严者。

赛斯吞了口唾液,硬是挤出一个笑脸,带着些试探的意味开口。

"晏,晏华...喝醉了之后大脑也不是我的了,情有可原吧?"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索床头眼镜的位置,取过来,将它重新架在鼻梁上。

没有眼镜的时候,赛斯看晏华整个人都是模糊的。

现在,对方的轮廓清晰起来了。

好在晏华并没有像赛斯想的那样态度凶烈,他只是快要将赛斯从床上踹去地上,在冷言一句。

"滚去工作。"

受害人无辜的眨了眨眼,在意识到对方并没有那么生气的时候,立刻笑开。

"华仔,太狠心了吧!虽然说没什么大事,但我腰真的很疼!呜呜~现在连心也一块疼起来了,看样子我今天是没办法工作了。"

他耍着嘴皮子,紧接着就被自己的衣服埋住了头,笑嘻嘻的透过半透明的布料去观察那人脸色。


这次性事,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在那天之后都再也没有提过一词半句。即便是赛斯那种吊儿郎当的家伙也会顾及到面子问题,就更别说晏华这种执政官员了。唯一不同的是,晏华本就是注重个人形象的人,因此,神官原本大敞的衣襟纽扣被规整的从下扣到了脖颈,为了确保那些痕迹不会被他人发展,他甚至还想买一条围巾围上。

因为擦枪走火的性爱并不能证明什么。而赛斯也不在意这点,唯一有些担心的大概也就是自己的身份破了规矩的后果,晏华也重新投入了工作之中。但似都在为那一晚热情而感到尴尬一样,双方都在有无意识的刻意回避着与对方的见面。






(不知道是啥的玩意儿


“拜托了,请看在神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的感觉,被称之为‘即视感’。只是大脑的想象力里曾经有浮现过类似的场景,也就是所谓的——不真实。但是归根结底,就连不真实的定义也从未被具体明确过。

那么就在这里,阐述一个比较大胆的想法吧。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确切的发生过,但仅仅是被遗忘就被认定为不真实的话,是否就说明遗忘这件事的本身就是不真实的呢。

“也就是说——这些工作其实我都做过了。做过的事情没必要做第二遍对吧?这种职业可是就像没有假期的圣诞老人,在这一两秒,说不定在哪边就正好有人需要神使小叮当我的帮助呢。”

神官夸夸其谈,卷起烧灼的烟草只剩下最后的尾端。他十分干脆的将所有工作尽数以同一种理由搁置一旁后,便边是高谈阔论着乍一听很有道理的人生问题,边逮住那新来的指挥使无法反驳的空挡,立刻骑着那辆小电驴不知道跑到哪边去。

这种事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毫无神官自觉性的神职者终于得到了后果。

收到被停职的信件之后赛斯才感到大事不妙,丢下烟蒂慌慌忙忙的跑回教会一副好孩子模样的认错,结果也只是收到了更加困难的工作要求。赛斯哭丧着脸摸出终端,手指一点一戳的发送讯息,却还是毫不避讳的直截了当表露动机。

“没有教会津贴的话我就要和美酒和杂志说再见了!”

他说的很是理所当然,逐后在的到那名指挥使的婉拒之后,立刻婉转了口气,这才真正做出一副求助的模样,对方也终是顺了他的意。

然后,就在当天工作结束之后,他就立刻心情大好,硬是拉着带着那位头脑十分精明的大人喝酒去了。

冬日的都市气温低下到一出室外就想裹紧大衣加快回家的脚步,特别是从温暖的室内出来之后。

和天天满市跑的赛斯相比,晏华更中意目前呆在室内的工作环境。即便现在被搭档拽去深夜食堂并排而坐,他脑子里也尽是办公桌上未整理齐全的文件和规划。

至于赛斯到底对他说了些什么,怕是字字听进了耳里,但却不想理会。

“华仔~?你有听我说吗?”

“公务期间不得饮酒,赛斯。”

晏华对上赛斯因没有得到回应探过来的视线仅仅一秒就挪开,沉声干脆的拒绝了他手头上推过酒瓶的邀请,甚至完全没有想要留给对方再度劝说的意思。

“咦,等一下,负责今天的巡查不是我吧!”

“是我。”

“现在也应该过了巡查的时间了才对......停下,别慌,让我猜猜看,睿智的小叮当可是能从神那里看穿一切——恩恩,难不成是加班吗?对吧,华仔?七人众可真是辛苦啊——。”

“是的。黑门的趋势逐渐往劣出发展,必须要提起比以往更多的警惕以来预防未来可能会发生危害的可能性。虽说其他人都觉得目前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还是找到根源弥补一下比较妥当。找到问题分析局势,并且制定执行方案除去活骸威胁,这是我的工作。”

颇为认真的答复,落点始终停留在终端上,晏华并没有想要转挪视线的样子,。赛斯努努嘴,发出哼恩一声,也不坚持,干脆就让那酒瓶被放在两人之间,仰颈抬杯将面前呈有的烈酒喝的干净。

小食堂的灯光昏黄却刚好能照亮这一片区域,和身后夜晚特有的颜色混杂在一起,俨然一副步入深夜的模样,但事实上大概还不到第二天的凌晨。

灯红酒绿的世界的确与他们不符,尽力的充当着英雄形象的角色,最后退场的时候往往会更加的壮烈。享受数人给予的鲜花和名富,然后独自缩窝进只有自己存在的小角落里自我消化。


独自一人的存在,

不会存在任何交集和人脉。

和那种角色相比,我们是多幸运。仅仅是身肩的责任更为重大而已。

神职者曾理直气壮的说出不信神明之类的失礼言语,相对比下,拥有几高智商的智者更像是神明使官。


“自己去倒。”

轻蹙眉头,晏华没看他一眼,直接回绝动作。赛斯保持着托着酒杯递向搭档的姿势,即便被回绝,也依旧没有想要收回手的意思,甚至另手托腮,满是悠哉模样。

神职官的蓝色双目此刻正透过镜片将视线投递过去,是吊儿郎当模样。像是为了证明职业身份般一样,不管被什么染乱色彩,蓝色总能回归最先开始的纯粹。


赛斯的烟草一旦燃气,不到烧尽烟蒂绝不会被丢下。


“诶,别那么小气嘛,华仔——让男人斟酒就已经很大胆了。再说,算是对没有年奖金的赛斯的安慰,就帮我倒一杯呗。一杯酒换一个好劲头,明天也会努力工作的啊—。辛勤工作辛勤工作,华仔你也不忍心看着我给没魂儿了一样念台词吧?”

嘟囔着扯出尾音,洋装胳膊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而引起酸痛的晃了两晃。晏华这才看他一眼,对上的是神官快要溢出来的笑意。赛斯空出只手,弯曲手指,肯定着自己的言辞做了个明天绝对没问题的手势。

暖光打在他的脸上应的因酒精而晕开的淡红更红了些。

赛斯的笑容一如既往,他在等着久年搭档的反应,并且试图从中寻找到什么乐子,以来打破目前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像是工作后的氛围。

晏华当然了然一切,所以问题就不在于目的,而是适合配合这一点上。

而赛斯也当然对晏华了然一切这种事十分清楚,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想要有无心的去捉弄。去看他的反应,然后——

晏华将赛斯递来的酒杯倒的半满,逐后直接手握杯身接过。


为他递酒。


赛斯的得意劲大到晏华立刻后悔了自己的这个举动,他瞥了那没有自觉性的神官一眼后,仰杯抿酒下肚。

酒液辛辣直击嗓口,过后余温的酒香作为后劲接继而上。原来如此,作为清醒和些许补充的话,例如暖和身子,酒的确是个好东西,晏华想。

他似乎能理解为什么身为神职却活像酒鬼的原因了。

“对了,这是间接接吻喔,华仔。”

“闭嘴。”

好不惬意,赛斯得到这个回应好笑出声。他重新披起那件白色带有金边装饰的大衣,手撑木桌借力起身后,他像午睡后的猫咪那样抻了个懒腰,顶着一张醉醺的脸发出不小声响。

“好~了——。那么走吧。去巡查。”

“你还可以继续,这是我的工作,你该去休息了赛斯。”

“喂喂喂,这是在不信任我吗?安心,仅仅这点而已,我还清醒的很呢,就算对上黑门也可以用实力碾压喔。反正要不要随着上级是自由选项吧?也很有趣不是吗。说不定那边也有需要帮助的家伙啊,这是我的工作。”

我可是真的有一直在努力工作喔!赛斯像是要传达这个讯息一样,看向晏华眨了眨眼。

‘“......。”

“碍手碍脚的话,就滚回去。”

真是,太狡猾了。那个人想。

晏华对赛斯妥协的理由更多只是懒得同与人辩论,只是这次或许是出自其他因素,又或许是酒精作怪。

而赛斯也从不对这种事上多费心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像是神偶尔破例听取了凡人的祷告一样让人心存欣慰。

不也挺好的嘛,满足了,知足常乐。


神职者是神官,

而相处数年的搭档却拥有者被称为‘神之头脑’的智慧。

“神是存在的,但是他们不回去听取人类的祷告,所以才需要神职者伪装成神来实现各种愿望。”


所以我来了。


如果你叫了我的话,不管在何处,或是在何时,我都会跑过去,举起羽蛇权杖,为你(——)。






你亦是我的神明。

……他这个皮真是太好看了…。

"你呀-,不要再躲在墙角里了。来,一起微笑吧。"
"看,向日葵的光芒,就和星星一样。"
将他拽出来的时候,也将那个孩子身上的阴影,一同留在了实验室的角落里。
"仅仅只是微笑而已,十分简单。我们的身上,还留有彼此的眼睛呢。用不同于自己的视野看这个世界,很奇妙吧?"他用着极为轻松的语调,宛如在谈论天气和午后点心一般的轻快,这么说着。
"将那个丑陋的,如同牲畜一样的编码用粉底遮起来吧。等到它完全愈合的时候,便就打起反战的狼烟。"
"向这个世界。"
"就用他们赋予我们的力量,毫不留情的将它击溃吧。"



他们俩超级好……有没有人吃我安利呀……。

女仆皮嘿嘿嘿嘿嘿jfidjcbbfbf

许久之前摸的保安赛。
稍稍冒一下证明自个儿还活着…………想和大家玩儿。
神官真是太好了,奈何不会画画
甚至想把这个做成亚克力小挂件………………

小片段

有关于一对兄妹的内容。





"一时的怨天尤人是理所当然的,是正常的,只要保持这种想法,就永远不可能长进。
看吧,这下不就像是在欺负谁一样了吗?长时间的逃避现实,现在已经是走火入魔的程度了吧。
是谁的错啊
是***的错吧。"

她哽咽着,终于像是那天充满泊油路特有的气味的午后一样哭出声来。
似乎是幼年唯一记住的声音在脑内萦绕开来。混杂着自己的呜咽抽泣,融入进泪水中,在那一小块封闭的地方造成回音般不断鸣响。
"不要哭。"
他说。
身影挡在身前,遮住一大片阴霾,周身轮廓映着阳光,就像是在动画里看到的,小小的英雄角色一样。
被双手遮挡住的,充斥着泪水的,她的眼睛张大了。
"没关系。"
他说。
"在你变得更强到能够保护我之前,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啊啊,果然。
宛如救赎一般的白色道服,被深深的印在了视野里,就连同面前的鲜红色的他也一起。
哽咽着
抽泣着
悔恨着
不甘心着。

兄长大人的事情,我果然还是,"最讨厌"了。

小片段合集2-条约语录

"心情低落的时候,如果有人能冲你说着鼓励的话,并露出大大的微笑的话,那样多少就会开心一些了吧。"
"真帅啊----,那些被称为"英雄"的家伙们。在承受着万人瞩目和崇拜的同时,也背负了双倍重量的痛苦和压力,即便是这样,也是以最闪耀的身姿出现在所有人视野里的"英雄"角色。"
"啊,不过,我到是不是很想成为这样的人。毕竟那种压力,肯定是承受不了的吧--?你看,这次的数学测验,我的分数又是个位数。"
"比起国家,百姓,获得自己在意的人的肯定才是最首要的吧?"
"所以,只是成为"骑士"一样的人物,我就很满足了。"
"只要能守护住最重要的人的笑容的话,我就很满足了。"
"所以,拜托了---!!!就当作是演剧部的演习,只要一会会就好,能做我的国王大人吗?"



"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啊。"
"各种怠惰,悲观,难看,缺乏斗志的心情混在一起的话,就真的变成绝望体了。哈!你这家伙,果真是无可救药,自作聪明,毫无作用的牲畜啊。"
"真的想轻松下来的话就去死好了,去做路边的一滩无人问津,无人怜悯,就算是同情的目光也收不到的腐肉吧。"
"千叶弘川,你不愧是最底层的败类人渣啊。"



"你呀-,不要再躲在墙角里了。来,一起微笑吧。"
"看,向日葵的光芒,就和星星一样。"
将他拽出来的时候,也将那个孩子身上的阴影,一同留在了实验室的角落里。
"仅仅只是微笑而已,十分简单。我们的身上,还留有彼此的眼睛呢。用不同于自己的视野看这个世界,很奇妙吧?"他用着极为轻松的语调,宛如在谈论天气和午后点心一般的轻快,这么说着。
"将那个丑陋的,如同牲畜一样的编码用粉底遮起来吧。等到它完全愈合的时候,便就打起反战的狼烟。"
"向这个世界。"
"就用他们赋予我们的力量,毫不留情的将它击溃吧。"

意识流的复建 LDK

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十分遥远的国度,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是以两位同样是孤儿的少年为主角的故事。
因为拥有极大的才能和天赋,从而被人惧怕,只是一个人的少年的事。
和,没有被发现任何的过人之处,但凭借好的性格,周围有许多人的,温柔的少年的事。
就是这两位少年,因为某个相同的契机,在某一天的下午,因为某一个同样的目标,在某处相遇了。

2
被人惧怕的孩子,在某一天外出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处的孤儿院失火了。
熊熊火焰吞噬着一切,他有想到到就在几小时之前,院长爷爷以极为温柔的语气对他说
"到那个地方去吧。"
曾经十分吵闹的孤儿院现在见不到一个人影,只有一张便签贴在铁栏杆上,字迹被烧得模糊,但依稀还能识别些许。上面写着
"到王城里去吧。"
被人惧怕的孩子向来脸上都没有笑容,现在,似乎是确认了尽数死亡之后,想到那位慈祥的院长,被人惧怕的孩子看着大火流了眼泪。

3
温柔的孩子从来都不会特意去结交友人。即便周围的朋友很多,但真正当做朋友的人却一个都没有。
在晴天的下午,温柔的孩子和一个小姑娘相遇了。
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女孩子对着他露出笑容,甜甜的叫他"哥哥。"
在那一天,温柔的孩子在这种宛如监狱的地方,有了一个妹妹。他把小姑娘当作亲妹妹看待,是十分令人羡慕的兄长形象。
但是在某一天,小姑娘却病倒了,毫无预兆。急忙的抱住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
"..对不起,但是这种病情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报太大的希望。"
温柔的孩子就站在那里,感到十分悲伤。

4
到王城里的被人惧怕的孩子,被王室的执行官发现了。
执行官理解了什么,直接就带着他到了一个吵闹的地方,拿出了一个表格,让他签字。
那是继称位的表格,获得资格的人,签上字,便就有了成为国王候选人的资格,拥有可以和神明并肩的无人能比的实力。
如果成为神明的话,就可以得到力量。
对了,如果得到那种能力的话,就算想让院长爷爷复活也是可以办得到的吧。
令人惧怕的孩子这么想着,眼里闪现了一丝光亮。
就算是什么样的考验,只要达到了就没问题了吧。
成为最强者,君临世界的顶点吧。
令人惧怕的孩子,在那张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5
温柔的孩子遇见了死神,他认为自己也快要接受死亡。
死神拥有权利和资格,她没有剥夺他的生命,以一种极其温柔的姿态出现。她对温柔的少年百般照顾,并将自己所拥有的所有权利和资格,全部都让给了他。
"用这些东西过得更加幸福吧。"
温柔的少年接受了死神的祝福。
如果能再强大一些的话,如果能拥有和神明相媲美的力量的话,就能把妹妹医治好了吧。
温柔的少年存有着疑问,却还是在那张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是作弊了的话,就君临顶点来证明好了。
温柔的少年这么决定着。
死神露出微笑了。

6
令人惧怕的孩子,接受了考验。
就在之后的拐角处,他和单马尾的女孩子相遇了。
"您就是我的王吗!!"
单马尾的女孩子十分兴奋的问着,并在确定下来令人惧怕的孩子的身份之后,慌忙的将粉色的少年从草丛里揪了出来,开开心心的做了自我介绍。
令人惧怕的孩子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稍微知道了什么叫做开心起来了。
他带上了他们两人,继续往前面前进。
令人惧怕的孩子,和自己的"眼睛"以及"猎犬"相遇了。

7
温柔的孩子并没有离开那家监狱样的孤儿院
只是摆出虚伪的笑脸,挥动着手对着里面的孩子说再见,然后和死神走了。
温柔的孩子遇见了那个少年之后,正式的接受了挑战。
就像是带回两个同伴一般,温柔的孩子回到了那个地方,并打算安顿下来。
只是这样的话不行,要在对方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封闭行动,装作绵羊,在适合的时机下,扒下老虎的皮囊。
温柔的少年和自己的"利剑"以及"猎犬"相遇了。

8
经过一座村庄的时候,令人惧怕的孩子发现了黑眼底的妖怪和吸血鬼的城堡。
白发的吸血鬼并不信任那个孩子,甚至大打出手了。
最终获得胜利的,令人恐惧的孩子,得到了以自己为首的队伍。

9
温柔的少年在那一天的下午,看见另一个少年带来了四个人,像是在参观一般。
温柔的少年和以往一样,不会去主动搭理,只是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和以往一样,是别人主动做他身边,张口打开话题。
但是少年刚开始并没有说话,就只是盯着他的脸,好会儿后才开口说
"..你大概和我是一样的吧。"
温柔的少年十分惊讶,他打量了下少年后,产生了一种直觉一样的东西。
或许,他和我从根本上讲的目标是相同的吧,温柔的少年想。
感觉到了相同的气息,即便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
这下,便有一种感情涌出来了。
温柔的少年对他微笑,张口询问
"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然后,
就在这个夏日里的一个充满苹果派香甜的下午里,两位少年,因为偶然的契机,相遇了。

10
战书很快就传来了,由令人惧怕的少年的那一方。
国王只能有一个人,所以就用武力来决定吧。
大厅的气氛全部下降到零度以下,就连粉发的少年也一副严肃的面孔。
黑眼低的妖怪,白发的吸血鬼,和单马尾的女孩子。
主角是,现在中央宣战的令人惧怕的王者候选人。
独角兽位于顶点,十分悲哀的宣示着。

11
如果只能这样宣告终焉的话,那就算达成不了心愿,也要继续往前走了。
我一直都相信这是条不归路,充满了死亡,死亡,死亡。第四次,噩梦醒来了。

12
为了在意的人,还有人等着我去拯救。
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我明白这不是单纯的问题了,所以只有那一个人也好,我想尝试着拯救他。

13
"做一个主角真帅气啊。"
那家伙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来了。

15
剑枪相对,令人惧怕的少年和温柔的少年组成的短暂的友谊被轻易的打碎。
死神的表情十分的恐惧,就像见到了怪物一样。
独角兽在暗处窥视。
然后,战况改变了。
单马尾的女孩子,白发的吸血鬼,粉发的少年,黑眼底的妖怪。
就连那个少年和死神也
大家,全部都死掉了。
令人惧怕的少年,温柔的少年,全部都在被逼的心情里。四肢缠满了锁链,身子牵上了无数条线。
独角兽在哭泣着观看着。

16
令人惧怕的少年带上了皇冠,但是,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快乐的心情又一次的不复存在。
令人惧怕的少年感觉到了些许怪异。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应该会有更加美好的结局。
令人惧怕的少年得到了友情。
想要拯救他们。
他决定了,却在抬头的时候对上了死神憎恶的脸。

17
独角兽麻木的宣告结束,
令人惧怕的少年和温柔的少年,死在乱尸岗里。

18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熟悉的房间里,令人惧怕的少年终于发现了端倪。
独角兽的眼睛里映出了影子。
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且处于真相里,明白了真相,也知道了解决的方法。
想要拯救他们。
令人惧怕的少年决定了。死神在暗处静候佳机。
他拿起了旁边的利器,令人惧怕的少年,自己杀了自己。
金发红眼的恶魔咆哮着获取自由
恶劣狰狞起面容,发出刺耳的讥笑声。

19
令人惧怕的少年和温柔的少年,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生活着。
我是诉说故事的人。
令人惧怕的少年的尸体就在面前,我看见他,便许下祝福
"已经全部结束了-。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在醒来的时候就是全新的世界。
令人惧怕的孩子和温柔的孩子,若是没错的话,一生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
令人惧怕的孩子在不久后被一户好心的人家收养了。
那个家非常大,令人惊讶的孩子发现了,
在那里的其他人的身影。
单马尾的女孩子,粉发的少年,白发的吸血鬼,黑眼低的妖怪。
温柔的孩子结实了死神和那个少年,带着健康的妹妹,离开了孤儿院。
大概永远都不会有交集了。
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
没有国王,没有神明
没有王位,没有候选
没有实力,没有宣誓
没有眼睛,没有猎犬
没有利剑,没有刀刃。
因为,连最开始的仇恨和恐惧都不复存在。

20
一切都很美满
应该是这样才对。
但是,在某一天
令人惧怕的少年为了追逐什么东西,在街道上撞上了一个人。
温柔的少年为了躲避友人的恶作剧,在街道上撞上了一个人。
生命线相互平行,永远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但是尽管如此,在经历了无数个世界和无数个无数个之后,在目前的不该存在的现实里
令人惧怕的少年,和温柔的少年相见了。
熟悉的面貌,似乎回忆起了其他世界的事情也说不定。
美好的祝福被打破了,诅咒席卷而上。
初次相见却宛如多年的友人,少年和少年被数根细线牵扯在一起,头顶的皇冠栩栩生辉。

补一下之前的狗崽假车
图片希望不被查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不嫌弃的话就太好啦。

开篇Save。—条约语录

*捣鼓捣鼓。终于把类似是开头的东西弄出来了。

小学生文笔,想要弄出来的感觉一点都没有。语感也大概是死掉了。

很感谢从最开始的角色塑造一直喜欢到现在的人!

不嫌弃就太好了。





那些为了某件事情而奋力追求的家伙简直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都是撕声力竭,为了连存在都是未知数的事情去拼命追求,然后再在没有获得与先前期望相同的结果中崩溃。

失声尖叫和,痛声尖叫。

按理说两者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才对。都是反映了一种努力了却依旧被人踩到脚底的不满感。满满绝望意味的词汇如果混杂在一起,或许会产生双倍甚至更多负面的情绪。

话是这样讲没错。

“但是说不定也会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面前的人毫不留情面,直截了当的否定了我的想法。

他说,在喜悦方面的失声尖叫,和在被绝望侵袭的失声尖叫,就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层面,又是极为相同的情绪。

如果说是在同一种赛场当中,如果有一个人输掉了的话,那么相对应的就肯定会产生胜利者。

那么对获胜的一方而言,无数言语幻化心情梗在喉嗓之间,出不了声音,但又不停止震动声带,从而破嗓而出,一种完全不像是人类发出的,诡异的叫声。

在这种情绪下产生的感情如果以双倍甚至更多倍的叠加起来的话,那就会产生另一种,名为“获胜者的喜悦”的情感。

在这种情感下,你没有办法去说明他是对人不利的,甚至是绝望的。

“这就是差距。”

他竖起一根指头对我,以一种十分官方的口气进行着名词解释,但是这种说法我不一定是绝对认同的。到头来说,在我看来,那些为了追求梦想而放弃了所有东西的家伙是疯子。、

疯子就是疯子,没有什么等级差,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他们只是疯子而已。

夕阳西下晚霞倒映在云层的颜色别样的暖和。橙色黄色,和红色混合在一起,调和着本身天空特有的天蓝。日光不同于午后那般刺眼,柔和的为所有的地方都上了一层暖色。那边自行车停靠的地方由铁栅栏隔着,金属制的东西将那些光芒一同反射到在外种植的树木上,枝干枝桠的棕色和那种色彩别样相配。

无论是操场,篮球架,教学楼,过道,停车地,还是校门口。

无论是教室里的桌椅,讲台,黑板,地面,还是值日柜,

都被那种异常温和的颜色包裹,就连黑板上存留的值日姓名也是如此。

不过这大概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了。

透过办公室里的玻璃窗,能够很清晰的看见不远处校园临时毕业季的热闹景象,一直到最后冷清下来,全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就好好像一个繁荣王国从盛强到落败的过程一样。

如此再进行之前的话题就会显得十分幼稚,我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干脆默认对方的言论。但是否是真的认同,这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想要反驳的话,就说出来喔。”

那人倒是读的一手好空气,我将视线挪动过去的时候,他正一副无奈的模样用手挠着头。

其实这并不是反驳或者不反驳的问题,我是这么觉得的。毕竟不管从哪个出发点来说,任何的解释和说明都是可以行得通。

说的更直白一些,现在的人要说追求梦想的话,只是小小的一个群众而已。而在这个小群众里,失败者又占了大多数。要说我所言是从何种理论出发的话,我怕是说不出一点,但是我认为的世界,目前的现实就是如此。

不讲道理,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乐趣剥夺弱者的生存权利,为此才会努力的上爬,走向制高点中的最高点。所以,要在话题里分对错根本就事无意义的事情。

那么就在这里再扯出一个世界中的定义吧。

没有意义可循,并且没有存在的价值,这类事物往往被世间排除,不给予理睬,但在某种方位上又凸显出独特的存在意义。这种存在,被称为-【完全的意义不明】。

作为一个合格的成年人,就应该学会什么叫适当的放弃问题,转移话题。于是我这么说了:

“不,完全不想反驳......因为这个问题我已经腻了,所以就到此为止吧?有关‘疯子’的话题。”

这句话不是推脱,也不是摆脱这个话题的措辞,而是我现在真的开始对这种问题感到无趣。

然而就在我开始有有无意识的泛着困,打算就地打盹一下的时候,离我不远处的办公桌上的电话突兀的响起。

似利刃般划破本还安静的空气,刺耳的电话铃声高昂的鸣叫着。